身為丈夫、妻子,這輩子終須了悟的一件事!

111

 

從男人的口中說出這番對親密關係的覺醒與了悟,著實感動!
的確,我們會以為伴侶、子女是自己的,因此萬分執著而失去尊重對方的生命價值。當逾越了尊重這條界線,愛已經變質,而是操控與強求,這是劣化所有親密關係的毒藥。有些人一輩都未曾覺醒過!
伴侶、伴侶!是陪伴自己的另一半個自己。如果無法善待另一半個自己,就是跟自己一起活在地獄裏!

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…/people/20150513/19389531

2015年05月13日 07:00
1947年生的吳清林在嘉義市經營中藥店,他年輕時觀念保守,認為老婆是「我的」,婚姻一團糟之後才醒悟,沒有誰是誰的,這一世有緣就要把握珍惜。(李景濤攝)

二十五歲那年,親戚介紹一個小姐跟我認識,通信二個月,見過一次面,我就去提親。結婚第二天,一個少年郎直接闖進新娘房,跟阮某聊了半點鐘才離開。她說是表親,但男女授受不親,共處一室怎麼可以?
更氣的還有。一個男的來買藥,告訴我:「恁某人很好,以前我們一起做工,伊攏會替眾人洗衫褲呢。」一個女孩子,還沒有結婚,竟然這麼隨便!

我小學畢業就跟我爸學中醫,很少離開家裡的中藥店,我爸又管得嚴,我從沒有跟女生出去過,無法接受阮某那款行為。我要離婚,她不肯,我抓狂了就打她。後來,只要她犯一點小錯,我就揍得她鼻青臉腫。她偷偷上吊好幾次,我踹門去救才沒事。那幾年,真是生不如死。

有天,我去一間寺廟幫忙看病。師父知道我的心結,問:「你認為太太是你的嗎?」對啊,不然呢?師父又問:「那,你父母也是你的囉,他們現在呢?」都過世了。「白骨一堆,還是你的嗎?」

我回家睡不著,想了很久。我以為太太冠了夫姓就是我的,誰侵犯我的所有權,我就呷醋,結果家庭一團糟。其實,我太太很賢慧,兒子和生意都是她在照顧,我卻計較無聊的事,心胸窄小。我不再打某,對她很溫柔,她嚇到:「怎會變那麼多?」對我又更好了。

今年她生日,我買蛋糕慶生,她竟哭了:「嫁給你三十幾年,第一次呷蛋糕。」她喜歡我在家陪她,我退休就買一塊地,白天一起耕作,晚上看電視聊天。我六十幾歲了,跟她做夥也沒有多久,要好好珍惜。後世人,伊就不知道變成誰的某了。(撰文:陳函謙,原載於壹週刊422期,2009年6月25日)

五月 15th, 2015 by